当前位置 >>  首页 >> 科学普及 >> 科普文章

科普文章

西安植物园四月赏花指南

来源: 时间:2020-04-07

  西安下了场雨,让人有了入春的感觉。虽然未及繁花似锦,但盎然生机已经让人憧憬今年的好花事。不知道小伙伴那颗想去看看“花花世界”的心是否早已蠢蠢欲动,小编为各位献上西安植物园近期赏花指南,准备好在短暂的春天里,美爆朋友圈吧~


  郁金香(Tulipa gesneriana)百合科郁金香属的草本植物,为球根早春花卉,因其高贵的气质一直享有“花中皇后”的美名,花单朵顶生,色彩斑斓,摇曳生姿,如沐浴在春风里一个个娇艳欲滴的“小美人”。在欧美视为胜利和美好的象征,荷兰、伊朗、土耳其等许多国家珍为国花。

  近日,西安植物园里的70余种、20多万株郁金香、洋水仙、风信子、观赏葱、贝母等球根花卉已经悄悄地开了。植物园里的郁金香颜色多样,有深浅不同的红、橙、黄、粉、白、紫、黑和各种复色,以及渐变的色彩和不同的花纹,各种色系的郁金香集中大片栽植,形成色彩斑斓、大气协调的花海效果,远观既像明亮的地毯,又如绚丽的彩虹,美不胜收。


  黄水仙(Narcissus pseudonarcissus)又名洋水仙、喇叭水仙,石蒜科水仙属,原产欧洲。相比于中国水仙,洋水仙花朵更大,品种繁多,色彩艳丽,于阳春三月与郁金香、风信子一同盛开。不同于中国水仙的一杆多花,洋水仙为一杆一花,花茎抽出近30厘米,顶端生花,有花冠和副花冠。片植观赏尤为壮观,是近年来颇受大家喜爱的球根花卉。


  风信子(Hyacinthus orientalis)天门冬科风信子属,多年草本球根类植物,是常见的水培花木品种。花序丰满,颜色丰富,根须洁白如玉,又细长如丝,放在透明的瓶子里生长,看上去好似老爷爷的白胡子。风信子的茎像“减肥”的洋葱,朴实无华。叶子像一双绿色的大手,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娇嫩的花朵。花像一串串铃铛,风一吹,仿佛铃铛就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,好看极了。


  牡丹(Paeonia suffruticosa)芍药科芍药属,落叶灌木。其花朵大而香味浓厚,有“国色天香”之美誉,品种繁多,色泽艳丽。牡丹的观赏价值不言而喻,从数千年无数的咏牡丹的诗词可以看出人们对牡丹的喜爱,更有人称之为“花中之王”。此外,牡丹还具有较高的药用价值。以根皮入药,称牡丹皮,又名丹皮、粉丹皮、刮丹皮等,是常用的凉血祛瘀中药。李时珍谓:“牡丹以色丹者为上,虽结籽而根上生苗,故谓之牡丹”,还认为野生单瓣者入药为好,人工为观赏栽培的重瓣者气味不纯,不可药用。


  绣球荚蒾(Viburnum macrocephalum)别名木绣球。五福花科荚蒾属,落叶或半常绿灌木。很多人看见它都差异绣球为什么开在树上呢?通常看到的绣球,不是开在低矮的草丛里吗?其实这是两个不同的品种。长在树上的叫木绣球,也叫绣球荚蒾,是木本;长在低矮的丛木中的是绣球,也叫紫阳花,是草本。而草本绣球的花期是五到八月,在日本,绣球是梅雨季节风物的代表。

  木绣球的花色虽不及绣球多,但从4月花期初始到盛开,花色渐渐由深绿变浅至白色,不因色素褪去而羞涩腼腆,反倒成了压枝雪球,远远看去宛如一树积雪,开得好自在。


  紫丁香(Syringa oblata)木犀科丁香属,灌木或小乔木。因花筒细长如钉且香故名。然而紫色的丁香不都是紫丁香,紫丁香的花色也不只有紫色,紫丁香叶片长略等于宽近似心形。古代诗人多以丁香写愁,因为丁香花多成簇开放,好似结。又称之为“丁结,百结花”。对于丁香,李清照的描写更是入木三分:“揉破黄金万点轻,剪成碧玉叶层层。风度精神如彦辅,太鲜明。梅蕊重重何俗甚,丁香千结苦粗生。熏透愁人千里梦,却无情。”


  重瓣棣棠花(Kerria japonica f. pleniflora)蔷薇科棣棠花属,是棣棠花的变型,为落叶灌木。重瓣棣棠花叶呈三角卵形,边缘有锯齿,金黄色的花朵顶生于侧枝上,花瓣重重如花球。日本人对棣棠是情有独钟。在日本,棣棠被叫作“山吹”。(重瓣棣棠被称为“八重山吹”。)由于花色艳黄亮丽,古日语中将这种花色称为“山吹色”,介于黄色与橘色之间,这种颜色在折扇、屏风、和服、漆器上常见。

  周末,不妨带上家人、朋友,来西安植物园踏青赏花、闻沁人花香、听清澈鸟语。只是疫情还未结束,请出门玩耍的小伙伴们,戴好口罩、做好防护、错峰出行,不扎堆、不聚集!一起享受美好的春光!

附件下载: